墨瓜瓜

自己的小窝。因为没有什么人看而且用起来比较方便所以可以随心所欲地挖坑(。)

弃坑潜水。

亲爱的作者们,我们来谈谈标点

不能更加同意。这些网文作者上过初中语文课没有?

Lantheo:

如果让我在这些错里选一个最不能忍受的,那请不要在英文姓名的first name、middle name和surname中间加“·”。世界上没有Bruce·Wayne这种东西,正确的是Bruce Wayne或者布鲁斯·韦恩。另外一种表示昵称/外号的方式是Anthony 'Tony' Stark




来自中世界:



译名的姓名分隔用“·”,中文输入法之下按1左边那个键就能打出来,请不要在姓名之间加奇怪的东西。




中文的省略号是“……”,中文输入法中通常是shift+6,请不要n个句号来当省略号用。表示整段省略的时候可以连用两个省略号“…………”




英文原文的姓名之间不要加点,空格就好。




冒号的范围直到下一个句号为止。句子内部一般不宜套用冒号,需要套用的话可以分段。




写对话一般三种形式:



  • XXX说:“对话。”


  • “对话。”XXX说。(描写在句子后面的时候,引号后面直接跟描写)


  • “对话,”XXX说,“对话。”(对话拆成两段中间插入描写时候,后半句用逗号分隔,不要把句子拆成三段或更多)





如果一个角色的话很长需要分段它的格式是这样的:




“第一段blabla。




“第二段blabla……




“最后一段。”




句子里有引用内容但没有停顿的时候,不要加冒号,冒号通常表示比逗号更长的停顿。




英文没有书名号,英文句子里的英文标题用斜体表示,但是中文段落里的英文标题我倒是没看到过具体规定,大概怎么都行。




以上说的只是我经常见到用错的,有兴趣的话可以看看这个玩意GBT 15834-2011 标点符号用法,这是2011年发布的标点符号用法国家标准。




我觉得这个东西在网上发文的时候错也就错了,唯一的危害就是伤害我这样的强迫症患者,但终究是个作者的修养问题。而要出本的话,虽然不是正规出版物,也必须弄对。




如果以上我说的有不准确地方欢迎提出。


(Bl原创)对不起,我哥是个智障(三)

久违的更新!文风可能有变。
但我保证这一章里的人物没有ooc。前两章俞家兄妹都有点崩坏。
没错,初始人设里俞清就是话唠,而俞朗是个宇宙无敌大闷炮。

***
俞清热情的让人没法挣脱,钟璟珩几乎是一路被架着胳膊拖到了餐馆门口。
“真是太不好意思了。”三个人找了张桌子坐下后钟璟珩重复道,“第一天认识就无缘无故蹭别人饭还是有点尴尬。”
“但是这真的没什么好尴尬的。”俞清从服务生手里接过菜单,斩钉截铁道,“你要是感觉过意不去,我不介意下次一起吃饭的时候不小心忘带钱包……但是今天就没必要再纠结了。你们有什么想吃的东西吗?”
俞朗从走进饭馆的那一刻就开始聚精会神地刷着手机,闻言只是心不在焉地摇了摇头。
“只要不是所有菜都辣就行。”钟璟珩回答
“那我来点菜吧。”俞清干脆道,“要一个水煮鱼,一个宫保鸡丁,一个麻婆豆腐,再来一份茭白肉片……夏天是不是应该吃点凉菜?再加个麻酱凤尾好了。泡菜要一碟,米饭先上五碗吧。”
钟璟珩: Σ(っ °Д °;)っ
服务生小哥亲切道:“好的美女,您点的餐已经记好了,请问需要给您换一张大点的桌子吗?这张桌子五个人坐可能有点挤的。”
“我们一共三个人。”俞清显然习惯了这种场面,毫不动摇地继续翻着菜单,“麻烦给壶水喝,谢谢。”
服务生小哥:“……”
“我知道你想说我们菜点多了。”俞清慈祥道,“待会有剩菜我买双份单好吗?现在快去下单吧,这个正在玩手机的男人掏钱哟。”
俞朗:“……”
服务生小哥一脸天雷滚滚的表情转身走了,不一会儿整个前台的服务员都伸头出来看到底是哪三个人点了足够五个人捧着肚子回家的晚饭。
俞清平静地无视了来自半个餐馆的围观,淡定道:“我和我哥一向吃的比较多,见笑了。”
钟璟珩沉默了一下:“其实也还好。毕竟你们两个都挺瘦的哈哈哈哈哈哈。”
“所以该吃更要多吃。”俞清理直气壮道,“特别坑爹的是我们全家都属于厨房杀手型,我爸妈的水平也就炒个青菜炖只整鸡,我基本上只会把菜倒进锅里然后撒盐,我哥绝逼是个天坑,泡面都能泡成一碗面糊糊,经常被吐槽说‘如果将来娶的妹子不会做饭的话就只能靠外卖为生了’……啊,不好意思我好像又话唠了。”
俞朗对自家妹妹的吐槽毫无反应,继续埋头刷手机。
“我哥在看股票,现在说什么他都听不到的。”俞清注意到钟璟珩在看他,顺口补了一句。
“哦那挺好的,炒股票应该赚的不少,做饭最多算个附加技能。”钟璟珩瞥了一眼手机,五十多条未读微信,“现在出门吃饭这么方便,就算两个不会做饭的人在一起也没什么吧。”
“这个有点难说,我妈挑儿媳妇的标准之一就是必须得会做饭……她怕未来的孙子孙女会因为烹饪技能的逐代退化最后饿死。”
钟璟珩不自觉地戳了戳下唇:“这样啊。”
“我怎么感觉哪里不对。”俞清警觉地眯起了眼睛,用手在两个男生之间来回比划,然后比了个心,用口型道:“你不会认真的吧。”
钟璟珩一惊之下差点把水杯打翻,连忙看了一眼俞朗,确定他全程都因为专心盯着手机而完全没有察觉刚才的比比划划后哭笑不得地在半空中画了个叉号:“卧槽你在想什么?”
俞清瞬间没了兴趣,托着下巴道:“对不起啊,我是腐女,职业习惯,职业习惯哈哈哈哈。不过你不反感腐女吧?”
“相信我,我上高中的时候班里的女生几乎都在忙着开脑洞产同人,早就习惯了好吗?”钟璟珩摊了摊手,“我那级出的gay和les加起来过两位数,还有两个是我们班的呢。”
“那你们学校挺开放的。”俞清评价道。
钟璟珩又转头看了看俞朗,决定最好还是直接摊牌:“其实这个事情不是我想,嗯……有个我认识的姑娘和你哥同班。”
俞清用眼神表示自己秒懂:“妹子有什么稀奇的,排队喊我小姑子的一抓一大把,一个个看完我哥的照片就嘤嘤嘤地喊着被圈粉了我嫁我嫁prprpr。但这货就是银样蜡枪头谁用谁知道,也就还剩下一张脸能拿出去骗骗只会舔颜的傻白甜,传说中的高冷男神其实只是个情商低又无趣的呆逼……所以劝那个妹子回头是岸嘛,要挑男朋友的话追你靠谱多了。”
钟璟珩:“不不不我对她没兴趣……”
“俞清你是一天不黑我浑身难受嘛?”俞朗终于收起手机无奈道,“再吐槽我扣你生活费了。”
俞清丝毫不为所动:“你当我和你一样瓜,当初我们签过合同的好伐?少一分钱就等着银行卡被刷爆吧!”然后转头跟钟璟珩说:“看到没有,我哥简直感人,连自己妹妹都坑,你还指望他体贴女朋友?”
“我看你们这样挺好的,吵吵闹闹才感情好嘛。”钟璟珩忍着笑道,“现在独生子女多,有个哥哥斗斗嘴也不错。”
“谁要跟他感情好,智障儿童欢乐多。”俞清嘀咕着转移了话题,丝毫没有意识到刚才自黑一发,“我看到点单的那个服务生过来了!哎小哥你端的是不是我们的菜!”
服务生小哥嘴角抽搐着把托盘放下道:“美女您这桌的餐已经上齐了……要打包的话前台提供塑料袋。”
俞清二话不说打开自拍模式道:“来来来先拍张照片发微博!俞朗你把筷子放下看镜头,茄~子~”
照片里俞清翻着白眼搞怪,钟璟珩配合地笑着比了剪刀手,俞朗满脸不情愿的用茶杯挡住半边脸,背景里满满当当一大桌菜色泽鲜艳诱人,角落里还有半个服务生小哥转身逃离的背影。
这是他们第一张合照。

***
写了删删了写一天才产几百字我要发疯了……
本章未完!未完啊!妈个鸡!



(Bl原创)高考点梗 我的行囊(梗概版)

Q:行囊里准备了却用不到的东西?
阿珩(冷漠脸):绿箭口香糖。
Q:行囊里没有准备却需要用的东西?
阿珩:(冷漠脸)超薄杜蕾斯。
Q:……那么给你的教训是?
阿珩:(瞟)以后出门不能让俞朗收拾行李。
俞朗:……

(Bl原创)小甜饼番外:五次俞清被虐成狗,还有一次她加入了虐狗小分队

1.
(图样图森破自己找虐的俞清)

俞朗躲在洗手间玩了会手机,再次回到大厅的时候,猝不及防被多出来的一大群姑娘吓了一跳。
“我还以为你打算在洗手间蹲到明年五一,”俞清从几个姑娘的包围中露了个脑袋出来,笑嘻嘻道,“怎么样,心理建设终于做好了?”
“什么心理建设……要不这次还是算了,就当是普通聚会,大家凑在一起聊聊天吃吃东西,求婚什么的不要提了。”俞朗赶紧把俞清拽到一边,“跟你说了他威胁我敢当众求婚就分手,干嘛非要折腾这一出。”
俞清瞬间变脸:“抗议无效!我都准备了这么久!你知道找场地准备东西还要组织靠谱的妹纸来当群众演员多麻烦吗!再说人家不让你求婚你就不求,你傻的啊!没听说过欲拒还迎吗!”
“……我确定他不是那个意思。你就不觉得当众求婚特别傻逼?好像过家家演戏一样。”俞朗伸手示意妹妹看,“再说我们戒指都戴了,还有什么好求。”
“所以才叫你在戒指盒里放点别的!”俞清奋力回避重点,“钻戒不合适,你总裁点放个车钥匙银行卡什么的也别有一番风味嘛。”
“银行卡根本放不进这么小的盒子好吗?”俞朗真诚道,“好了,你与其费劲安排什么惊喜,不如直接告诉阿珩你想看求婚,他会直接满足你围观欲望的。”
“卧槽那样更假吧!求婚就应该浪漫又惊喜,事先剧透是什么鬼!你就不期待看看对方被求婚时的反应?好啦我知道你肯定不会被拒绝的,就算没什么悬念,以后回想起来也很有爱啊!”俞清义正言辞道,“这是为了你的终身幸福,才不是我想围观!”
“那麻烦你演戏也演像一点,不想围观的话,这一群举着手机拍照的腐女是来干嘛?”
“你管我们要干嘛!我都发短信骗你媳妇过来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不要怂就是干!”俞清终于被惹毛了,斩钉截铁咆哮道,“跪一跪死不了人,赶紧带上你的戒指盒藏起来等着去!”
俞清愤怒地转身打算走开,猝不及防“砰!”地撞在摄影机上,瞬间捂着额头倒地。
俞朗:“……”
“诶,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举着摄影机的妹子无辜道,“只是想过来提醒一下,你手机响好久了……来电显示是钟啥啥。那两个字我不认识啊哈哈哈哈。”
“人来了人来了!”俞清嗷的一声跳起来,“手机呢手机呢?手机给我!所有人注意!前方高能!都赶紧给我进入角色,记住我们这次只是纯洁的面基,没有任何惊喜啊啊啊!俞朗你傻站着干什么快点去藏起来!摄像过来录一下音我开外放了!”
她小心翼翼对着镜头点开扩音,钟璟珩的声音立刻传遍了整间宴会厅:“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我马上到房间了,你出来拎下东西。”
“好的我马上出去!”俞清点了结束通话,一边向门口跑一边压低声音急吼吼道:“大家不要聚在门口,走动一下!聊聊天吃吃东西!等下不要都往这边看,那样太明显了!”
然后她再次“砰!”地一声撞在了门上。
“……你还好吗?”钟璟珩拎着七八个纸袋低头看她,“我开门的时候不知道你在后面,对不起啊。”
俞清摇摇晃晃地扶着大门爬起来:“ いたいた(好痛)……好多小星星……为什么我今天总是撞到头真是够了……”
“呐,你说要分的礼物在这里。”钟璟珩淡定地把纸袋塞给她,“以后不要把东西掉在家里,下次不帮你带来了哦。”
“礼物袋子太多了嘛,我不小心数漏了几个。”俞清毫无悔改之意道,“诶,你有穿西装过来啊。”
钟璟珩一脸奇怪地反问道:“不是你说有聚会,叫我稍微穿正式一点?”
他打量着大厅,目光掠过摆满甜点的雪白长桌、垒成金字塔的香槟酒瓶和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说话的礼服姑娘(……),最后停留在扛着摄像机的小个妹子身上,“你们聚会还满高端的,居然有人负责录像。”
小个妹子羞涩道:“难得大家聚在一起,录下来做纪念呀~”
钟璟珩意味不明地笑了笑,开始向长桌走去,途中收获无数妹子的微笑点头:“这么大的场面,我以为会有很多活动,结果大家只是在聊天嘛。”
“聊天好啊!增进感情啊!毕竟大家之前都是在微博上互fo又没有见过真人!”俞清心虚道,“反正你晚上又没什么事,留下来吃点点心玩一玩?”
“不,其实我还是有点事情的。”钟璟珩笑着从长桌上拿起酒杯喝了一口,“而且应该是比较重要的事情……吧。”
离得近的姑娘们纷纷停下聊天专心偷听,还有人偷偷摸摸掏出手机开始录像。
“蛤?!”俞清大惊道,“什么事情?非得今天晚上做吗?!”
“嗯。”钟璟珩慢吞吞道,“我顺路带了一点别的东西要给别人。”
“所以?”俞清内心咆哮,千万不要这个时候走掉啊!!!

“听说你策划了一场婚礼,我送个新郎过来给俞朗。”钟璟珩笑得极其开心,“怎么样,这件事重要吗?”
俞清:“蛤?!!!”
围观群众:“蛤?!!!”
钟璟珩大笑着蹲下身去,身手敏捷地把俞朗从桌子下面拖了出来:“亲爱的收件人先森,你干嘛躲在桌子底下?好蠢啊哈哈哈!”
俞朗面部表情风云变幻,最后果断选择甩锅:“俞清说要给你一个惊喜……我也觉得躲起来很蠢。”
“卧槽你们两个串通好了耍我?”俞清一脸懵逼,“俞朗你丫什么都给媳妇儿说,耙耳朵吗!”
钟璟珩笑的上气不接下气,摆摆手道:“不不不,他什么都没说,我自己猜的……下次组织惊喜派对的时候保密工作要做好,你们两个鬼鬼祟祟大半个月,真当我一点都不知道?”
围观的人群中有人喊了一声:“那我们现在是不是可以拍照了?”然后就是哄堂大笑。
“……和说好的剧本不一样啊……”俞清在哄笑声中无力道,“你们这样还怎么求婚……”
钟璟珩歪头:“俞朗?”
“嗯?”
“我之前好像说过当众求婚就分手吧?”
“我知道。”俞朗无奈,“真的都是俞清出的主意。”
“清清你腐起来也要有点智商底线,”钟璟珩半真半假地抱怨道,“我和俞朗都不是女生,当众求婚难道要一起跪下?”
“其实你们可以不用跪,象征性的戴个婚戒就好。”前排一个长裙妹子真心诚意地建议道,“我们从全国各地飞过来也不容易,你看我充电宝都特意带了两个,好歹给点可拍的素材?”
人群齐刷刷点头,腐女们的眼睛瞬间“叮”的亮成一片小灯泡:“就是说啊!”“不戴戒指随便表白两句也可以!”“人生中第一次见证求婚,大大给个机会嘛……”
钟璟珩想了想,抬头看着俞朗,“那你有订婚戒指吗?我看见你兜里的盒子了。”
“……”
“带钻的就算了,敢买钻戒回家跪键盘哦。”钟璟珩补刀道。
俞朗乖乖把心形红绒盒子掏出来:“我觉得已经有婚戒了,所以就没再买戒指。要不要猜猜里面是什么?”
“好吧,这也勉强算是惊喜了。”俞清稍微回复了一点元气,敷衍道,“大家拍照可以,照片不要到处乱发,给留点隐私谢谢……”
耀眼的闪光灯里钟璟珩笑着接过小盒,在耳边摇了摇:“听起来很轻,而且小小的……重量有点像是袖扣,不过你会买这种东西么?”
俞朗摇头。
钟璟珩好奇地又晃了几下,猜道:“钥匙?U盘?折纸?”
“都不是。”俞朗笑意渐深,“提示一下,里面的东西挺有纪念意义的。”
“猜不到,不猜了。”钟璟珩把盒子塞回俞朗手里:“我突然有点紧张……你放进去的东西,还是你来开吧。”
俞朗举起戒指盒,也不忙着打开,认真问道:“那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钟璟珩扑哧一声笑了,笑吟吟挑眉道:“你准备的东西有诚意我就答应你呀。”
俞朗二话不说打开盒子,满脸期待地等着听评价。
众人纷纷伸长脖子去看小盒里的东西,然后整间大厅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沉默。
钟璟珩嘴角抽搐着拎出一个小袋子:“这个确实挺有纪念意义的,也真的很特别……但是在戒指盒里放辣椒也太草率了!俞朗你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坑主注:咳,辣椒的梗我还没有写到,不过稍微剧透一丢丢也无伤大雅嘛哈哈哈哈。】
“我挑了好久才挑到几个比较好看的。”俞朗自豪地回答道,“二荆条,大红袍,七星椒和小米椒!顺序都一样哦!”【坑主再注:二货俞朗说的都是川菜中常用的辣椒品种。】
“我觉得你只是从厨房的罐子里一样摸了一个……”钟璟珩扶额道,“那天我看你在翻辣椒罐子,还以为你想吃干辣椒。”
俞朗期待道:“那这算是惊喜吧?”
钟璟珩摇头:“不行,一点诚意都没有,不想理你,下次再说吧。”
俞朗懵道:“下次再说?”
“不然呢?”钟璟珩气笑了,“你还打算现在找个合适的东西重新来一遍?”
俞朗:“……”

“恭喜你啊尼桑,人生中第一次正式求婚就这样彻头彻尾地失败了。”俞清残忍道,“身为这次失败求婚的策划者,我要告诫各位在场的姑娘,挑男人只看脸绝逼是一种愚蠢的行为……尤其是之前在围脖上叫我小姑子的那几个,现在知道摊上这种出生没带情商的尼桑有多么蛋疼了吧?”
人群里响起一片失望的叹息声,俞清反而欢快地挥起了手:“好了各位,今天的围观活动到此为止,接下来就是欢乐的面基时间啦!如果有人想调戏这边也不是不可以——”
“等一下。”钟璟珩抬手打断了她,转头问道:“俞朗你平时玩微博吗?”
俞朗呆呆道:“我有帐号但是不怎么用,喜欢刷微博的是清清吧。”
“那好。”钟璟珩又问俞清,“关注你的姑娘现在都在这儿吗?”
“那不可能啊,我好几万粉呢,就算只有一半是妹子也不够。”俞清也有点懵,“我只是安利了一小部分基友而已,她们不会在网上乱说的……”
后排一个齐刘海的姑娘弱弱举手道:“那个,其实我现在开着直播……”
好几个姑娘跟着举手:“我也是……”
俞清:“……诶哥你别生气啊……”
钟璟珩平静道:“拿好你们的手机。”然后在众人迷茫的注视下抬手抓住俞朗的肩膀,仰头亲了上去!
俞朗大脑一片空白,下意识地把人抱起来一点更方便亲吻,钟璟珩则顺势贴着他的嘴唇缠到他身上。
亲密的唇舌纠缠中连呼吸都显得多余,听觉和视觉一起化为白光消失殆尽,只剩下恋人唇间轻盈甜蜜的香槟气息。
直到被在唇角咬了一口俞朗才稍微回过神来,傻乎乎地看着钟璟珩说了一句什么,声音却完全淹没在了全场声嘶力竭的尖叫声中。
“你个二货,”钟璟珩笑着轻轻踢了他的小腿,“放手啊。”
【以下内容涉及大量严重剧透(但绝非NC17内容,聚众哔→是不道德的)惨遭坑主剪刀手处置】

两个人窝在车子后座上傻笑了一会,俞清终于听不下去了:“你们两个不要再笑了好吗!我已经吃狗粮吃到吐了!好歹一个是我哥一个是我师兄,不能稍微表现的成熟一点吗!”
“抱歉,晚上喝的有点多。”钟璟珩毫无愧疚之意地继续枕在俞朗大腿上,顺手从前座摸了个大号礼物盒子过来,“好奇你的基友们都会挑什么结婚礼物?我想要个新的煎锅,这个盒子大小还差不多。”
“你想的太纯洁了,”俞清忍不住吐槽道,“我觉得煎锅希望不大,情趣围裙什么的倒是很有可能。”
钟璟珩思考了两秒钟,开始动手拆包装纸:“那我打开看看。”
俞朗从善如流地把所有礼物都从前座堆到了自家媳妇手边。
“喂喂喂不要现在就拆啊!”俞清抠着方向盘惨叫道,“这么多盒子,你现在都拆开等下会拿不回去啊喂!”
“……”钟璟珩已经被盒子里掉出来的东西稀里哗啦砸了一脸,“这是什么,Xbox手柄吗?”
俞清鼓起勇气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手一抖差点一头撞上护栏:“卧槽她们来真的!”
俞朗对着说明书露出了招牌的懵逼表情。
接下来几分钟里俞清眼睁睁看着后座的两个人拆出了一堆跳(河蟹蟹蟹)蛋、震动(河蟹蟹蟹)棒、毛绒手(河蟹蟹蟹)铐、润(河蟹蟹蟹)滑剂和大包装的安全(河蟹蟹蟹)套(当然,也有萌萌的粉色小熊围裙),钟璟珩看起来像是喝蒙了而俞朗满脸不忍直视;最后钟璟珩举着一个剃须刀评论道:“这是几十件礼物里唯一比较正常的一件……现在的妹纸都怎么了?”
“我建议你赶紧把它们装回盒子里,然后我再挨个寄回去。”俞清捂着脸道,“虽然我很能理解她们的脑洞,但是就没人想想这么一堆东西怎么处理吗?”
“……”俞朗摸索着打开了车窗,像是试图吹吹夜风清醒一下。
钟璟珩坐起身来,突然丢了一个盒子到前座道:“清清,其实我觉得这堆礼♂物你收着比较合适。”
“你说什么?”
“就是啊。”钟璟珩理直气壮道,“我都有男朋友……非法同居对象了,要这堆情(河蟹蟹蟹)趣用品也没什么用……不过你还是单身嘛。”
“我单身……”俞清狠狠踩了一脚刹车,疯狂咆哮道:“老子没有男朋友就活该被虐吗你再说一句信不信我现在就把车从高架上开下去!”
钟璟珩以一个“我今天就是喝醉了你能把我怎么样”的表情作为回答,而俞朗傻笑着低头亲了他一下。

【最后的结局当然是这对狗男男手拉手回家滚床单】
【然而和俞清一样单身的作者并没有动力开车】
【迟到的端午节快乐!干了这盆缺三少四的狗粮!】

进入考试周前的突发摸鱼计划。小甜饼,5+1。脑洞准备完毕,预计本周可摸。
原创cp依旧。
预计有PG13内容,要不要开车还没有彻底确定。

诚实的说,第三章我没撸出来。而且好像回去重修前两章。
写第三章的时候感觉主cp互动太少(俞朗:你还知道我是主角?别人都以为你要把我媳妇和我妹妹凑一对好吗?)……于是产生了下面的小剧场。
(自娱自乐.gif)

俞朗:导演,你不觉得我最近戏份有点少嘛?
撸主:(斜眼)可你前期人设是个又面瘫又内向的重度社交无能症患者啊。
俞朗:……那也不能一场拍下来就给我两句台词吧!(大力挥舞剧本)
撸主:咳,那什么,今天工作餐还挺好的?下场上烤肉,喜欢蜂蜜酱还是孜然粉啊哈哈哈?
俞朗:别转移话题好吗!你敢不敢看一眼自己写的卡司!哪有主角的妹妹比主角镜头还多的道理,观众旁友们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写bg文吧!
撸主:有完没完!不想拍走开啊你知道阿珩多抢手吗!观众旁友一共只有两个,除了站错攻受之外她们是不会吐槽cp问题的!
俞朗:……
阿珩:……其实我也觉得互动很少……说好的发糖文呢……为什么都是我和清清在瞎扯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啊喂……
撸主:……你们都嫌弃我……册那老子不写了……

以上也是撸主精神分裂的日常☺

(Bl原创)对不起,我哥是个智障(二)

其实差一点情节就写完了,不过本着要在周末结束前更新一发的原则,还是先把写好的发上来……没有beta。
Warning:方言,粗口。
本章提要:“学长这么好看,一起去吃晚饭吧!”

***

俞朗交了卷子出来,没有跟着人群去坐电梯,而是选择了走楼梯下楼。
他一边走一边掏出手机打字,余光瞥到一个站在楼梯口打电话的男生,低着头说了声借过就想从对方身边挤过去。
“要开会你就先去,有什么话不能在QQ上说的……我都从实验室出来了,去食堂随便吃点就好……不好意思挡到路了,”钟璟珩捂着手机侧身让开一条路,“诶,是你啊。”
俞朗下了两级台阶才反应过来,转身看了钟璟珩一眼,迷茫道:“……我认识你吗……?”
钟璟珩无奈地耸了耸肩,对电话那头说了声“这边有点事我先挂了”,然后把手机揣进口袋里,“你认真的吗?为什么我好·像·记·得·我们两个小时前刚刚见过?”
“啊!对不起学长,你现在没穿白大褂我就没认出来……”俞朗难得的有点脸红,“我真的不太擅长认人。”
“没事,下楼吧。”钟璟珩好脾气的笑了笑,“考试结束了?考得怎么样?”
俞朗犹豫了一下:“生物专业的东西我不太会做,那些问转专业理由的倒是没什么。”
“你们转出的还要考生物题吗?我以为只要做会转入院系的题目就可以了。”钟璟珩轻松道,“转专业的事情我不怎么了解,不过生院年年荣膺转出大户倒是真的。”
“我是录取的时候掉档掉到生院来的,一直都对生物没什么兴趣,上课觉得很无聊,考试成绩也不好,大一转专业的时候因为成绩太差根本就没报上名。”俞朗低头数着一级一级台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还会要求原专业的成绩,要是现在能学好,就不一定非要转走了呀。”
“嗯……想过修双学位吗?”钟璟珩侧头看着他,“真的没兴趣又转不走的话也不要太勉强,可以试试课余时间学喜欢的东西。”
“其实我一直跟着数院上课。”俞朗坦然道,“数学课有意思多了,我学的很好。”
钟璟珩没忍住笑了出来:“那也挺好的,反正考研可以再换专业,好好学习吧。”
“嗯。”俞朗看了一眼手机,“我妹妹叫我考完试快点去找她,学长你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钟璟珩指了指大门,“如果你要去找你妹妹的话……我觉得那边跑过来的姑娘和你长的有点像……”
俞朗顺着他指的方向看了一眼,光速抬手捂住了耳朵。

“俞朗!走你个仙人板板!喊你考完唠快些发个短信,你是聋嘛还是傻哦?别人考完都走干净了,你在这边摆啥子龙门阵!一天到晚瓜兮兮的,我就说你……”
俞清一路咆哮冲进大厅,然后在看到钟璟珩的瞬间,她噎住了。
钟璟珩嘴角抽搐了一下:“你好。”
“学长好!”俞清马上换成了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我就是来看看为什么我哥还不出来哈哈哈哈看到他我就放心了哈哈哈哈你们有事你们先聊啊哈哈哈哈!”
“闲聊几句而已,看你也挺急的,你们先走就好。”钟璟珩微笑道,“俞朗,你妹妹挺漂亮的。”
“不可能……”俞朗用力呼噜了一把自家妹妹的脑袋,“你头发怎么回事?”
俞清顶着一头板寸理直气壮道:“说好下午去逛街的!然后你突然甩下我说要回学校考试!我等得无聊就去换了个发型,好看吧~”
“赶紧去染回来听到没有!”俞朗咬牙切齿道,“你搞个白脑壳是什么鬼?”
俞清叉起了腰:“你娃审美有问题,白头发多酷炫啊!这个学长都说好看了!”
“还不错,挺有个性的。”钟璟珩笑道。
“”你情商有人三分之一都够了。”俞清白了哥哥一眼,伸手给钟璟珩:“我叫俞清,也在P大读书,今年大一,中文系。学长和我哥同班吗?”
钟璟珩和她握了握手:“不是,我大三了。生物实验班,钟璟珩。”
“实验班很厉害啊!之前都没听俞朗提起过你。”俞清好奇道,“我哥这个人情商超低的,要是哪句话说的不对,学长不要和他计较啊。”
俞朗:“……”
“其实我们也是刚刚认识,没什么计较不计较的。”钟璟珩摊了摊手,“我要去食堂吃饭,一起吗?”
俞清眼神“叮”地一亮:“学长自己去吃饭吗?这么早?”
“本来约了人,结果被放鸽子啦。”钟璟珩开起了玩笑,“怎么问这个,你想请我吃饭吗?”
“对呀!学长这么好看,一起去吃晚饭吧!”俞清兴奋道,“本来我和我哥就打算晚上出去吃的!小伙伴跟我说西城开了家新的川菜,酸菜鱼特别好吃,不过去晚了得排队,我就是因为这个才催俞朗快点考完去开车呀!学长你吃辣吗?”
“等等,我刚才是开玩笑的,怎么好意思蹭你们的饭……”钟璟珩有点被吓到了,“你们去就好,我等会还得帮别人带饭呢。”
“带酸菜鱼也不错呀!多个人吃饭还能多点两个菜,反正俞朗请客!”俞清豪爽地拽着钟璟珩向外走,“我哥真心超傻的,以后还要拜托师兄多多关照!”
俞朗一脸灵魂出窍的表情:“……”

在苏州腔和四川话之间来回切换,感觉自己离精分不远了……

(Bl原创)对不起,我哥是个智障 (一)

Warning:似乎没有什么好警告的。人物写崩了值得警告么……
本章提要:“谢谢师姐!”

***
从 徐逸菲
在吗?
从 徐逸菲
在吗在吗?有急事!
从 徐逸菲
啊啊啊啊啊啊啊!你在干嘛!电话打不通啊!急死我啦!
到 徐逸菲
……刚在用超净台,手机留包里了。什么急事?
从 徐逸菲
生院负责转专业考试的老师或者师兄师姐你认识吗!有没有熟人!
到 徐逸菲
我们实验室一个研一的师兄在面试小组里,你有认识的朋友要转到生院吗?
从 徐逸菲
不是啊!是我男神要从生院转走!我今天中午才知道他居然报了转出!有没有办法阻止他转专业啊亲!比如扣住他的档案之类的!
到 徐逸菲
转出的事情生院说了不算,这个人要去的学院不同意接收他才会被留下。再说这样故意影响别人考试不太合适吧。
你的男神什么时候又在生院了?不是物理专业基地班的吗?
从 徐逸菲
物理基地班那个摘掉眼镜太丑了!眼球会像金鱼一样凸出来难看死了好吗!
从 徐逸菲
哎呀我不管!反正你认识的人多!不许让我男神转走!两点半转专业笔试!现在已经两点十五了!你去考场门口堵住他不准让他进考场不就行了吗!
到 徐逸菲
………………
从 徐逸菲
你去不去嘛!
到 徐逸菲
………………我去看看吧。好歹告诉我一声你男神叫什么?
从 徐逸菲
俞朗!二班的!等我发你个照片
从 徐逸菲
[图片]
到 徐逸菲
……你上课偷拍的么…………
从 徐逸菲
是啊!不然那,我倒是想看他身份证,人家理我么?
到 徐逸菲
……我下楼了

俞朗一路从校门口跑到考场,然后在考场门口被人拦了下来。
“哎哎哎你干嘛?看不见门上贴着此教室用做考场啊!在走廊里跑来跑去还让不让别人做题了!”一个胸前挂着工作牌的女孩堵在教室门口瞪他。
“我……我就是来考试的,”俞朗手忙脚乱的从口袋里掏出学生证和准考证递上去,“这是我的准考证……”
“来考试的是吧?那就更不准进了!"女生怒道,“你自己看看现在几点了!准考证上明明白白写着开考前十五分钟停止入场,你有没有时间观念!知道要考试还不早点过来,你当这是随堂测验啊!‘’
教室里的学生纷纷伸长了脖子看戏。
“可我不是故意要迟到的,我们班只有我一个人报了转专业,导员就把我的准考证一起给了另外一个班的班长,然后这个班长忘记通知我领准考证,我知道要考试的时候已经快要一点了,所以迟到的责任不在我。”俞朗真诚道,“现在我可以进去考试了吗?”
女生咆哮道:“迟到就迟到找什么借口——!为什么别人都知道有考试就你自己不知道——!”
吃瓜群众甲:“啧啧,果然看月姐骂别人什么的最赏心悦目了。”
吃瓜群众乙:“月姐不愧是P大校史上最温柔最有逻辑最讲道理的监考官……”
俞朗认真地回答:“我没有找借口,我刚才说的都是实话,如果你不信我可以给你看聊天记录……还有,通过群体的行为来判断少数个体的情况是不科学的,就像你不能因为常见的花都是彩色就说世界上没有黑色的花……”
女生:“你给我闭嘴!”
俞朗:“那可以让我进去吗?”
“……”

“在楼上都能听见你吼人,什么事又发火?”钟璟珩摘着手套从楼梯口拐过来,“喊来喊去嗓子要喊坏了。”
女生瞬间换了一副委屈的表情,“你还说!我都快要被这个人气死啦,明知道有考试还故意迟到,然后又找一堆理由!你没听他说话,简直能气死人!”
钟璟珩看了俞朗一眼:“晚到几分钟不算什么大事,监考老师都还没来,就放他进去嘛,这样在门口堵着也不好看,待会刘老师来了又得问半天。最近老师实验不顺,别给他添堵了,怎么样?”
女生不满道:“可这个人就是迟到了,也该让他长点教训……”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俞朗急忙道,“是因为他们忘记发给我准考证!”
钟璟珩笑的眼睛弯弯,伸手拍了拍女生肩膀:“看这可怜见的,可能是真有特殊情况,全当照顾师弟吧,先让人考了试再说?”
女生急得扯着钟璟珩的实验服小声道:"不行不行!那我多没面子呀!”
“你看,你骂都骂过了,人家也知道自己不对了,你现在放他进去呢,人家会觉得你其实特别善良又很有原则,但你拦着不给考试,他会记恨你好长时间,这就不好了对吧。“钟璟珩拉着女生背过身去悄悄道,“你看他准考证,今年都大二了还来报转专业,那肯定是大一想转没转成啊。学校一共就给三次机会转院,这次你不让他考试,他又得等到下学期,要是真的转不走,说不定下半辈子都记你仇,你就当是行善积德嘛,这么点小事不要计较啦。”
女生满脸怀疑地看着钟璟珩。
钟璟珩想了想,补刀道:“老是生气皮肤会变差的。”
“听起来很有道理的样子,虽然总感觉哪里不对……”女生转脸对俞朗道,“好了!这次不追究你,先进去考试!下次不准再迟到听见没有!”
“哦好。”俞朗呆萌道,“主观上来说我不会再迟到了,但不能排除小概率事件发生,虽然可能性很小但是也……”
钟璟珩在旁边捂嘴狂笑道:“这个师弟还蛮好玩的,哈哈哈哈!”
女生崩溃道:“这种时候就别这么较真了!有说这个的工夫不会说声谢谢吗!”
“那谢谢两位师姐,我先进去了?”俞朗掏出准考证递给女生。
女生:“……”
钟璟珩:“……”
吃瓜群众:“……”
俞朗:“???”
钟璟珩心情沉重的摘掉口罩,叹了口气道:“因为马上要回实验室所以懒得摘掉口罩确实是我的问题……但是……你为什么会觉得我是师姐?”


***
lof这个版式真是迷醉……好丑。